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同事自慰到高潮
女同事自慰到高潮



  嘿嘿……酒保邪邪地笑起来,赵田也满足地发出一阵大笑,然后他向酒保挥
挥手示意他先站在一边,接著继续向冯蕊说道:「过来,搂著我的脖子告诉我,
现在妳还不想与他做爱吗?」

  鶯啼一声,泛出淡红色泽的酥胸因兴奋刺激而剧烈起伏著,冯蕊扭捏了一会
儿,然后娇羞无限、小鸟依人地腻在赵田怀里,小手竭尽全力搂上他的脖子,湿
润的红唇触到他的耳边,娇喘著媚声说道:「人,人家都听妳的,衹,衹要妳愿
意,人,人家就同他做。」

  「真的,真的什么都听我的?」赵田现在是心花怒放、淫性高炽,大嘴不由
重重吸住她的嘴唇,舌头伸进去缠住里面的湿滑嫩舌胡乱地搅动起来。

  嘴巴[全本完结]全被封住不能发出一丝声音,冯蕊衹能靠鼻音「嗯嗯」作答,脱离了
酒保的她情炙意痴地在赵田怀里上不住廝磨缠绵,小小瑶舌也不住伸缩翻转回应
赵田的狂吻。

  吻了许久,赵田才收回嘴巴,他咬住冯蕊的耳垂,宛如情人般私语地向她说
道:「我想问妳个问题,妳得如实告诉我,不许说谎,不準不答!」

  他又要问我羞人的问题了,这个大坏蛋,总是喜欢羞辱人家……冯蕊猜想到
赵田的问题肯定又是令自己羞惭、难以啟齿的,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不由刺激得
她娇躯一阵阵颤栗,荡漾的春心含著期待,娇羞的眼眸闪著异彩,冯蕊抖颤著嘴
唇说道:「啊……大坏蛋,人家都要被妳欺负死了,啊……啊啊……别吸了,妳
再这样人家怎么答妳的问题啊。」

  「呵呵,那我问了,冯小姐,妳自慰过吗?」
  脸颊一红,稍微迟疑了一下,冯蕊小声答道:「没,没有。」

  「真的没有?」

  「人,人家才不干那种事呢。」

  「那种事!那有什么不好的,我就不信妳没有发骚的时候。喂,妳发骚时是
怎样解决的?」

  「人家觉得自慰好臟、好下贱,人,人家,发,发,发骚时都是去洗澡……
嗯啊,别问了,妳怎么总问这样的问题啊。」嘴里羞涩地说著不要问,但心里却
被这下流的问话撩拨得愈发兴奋,冯蕊衹觉得下身中好像是有小虫在爬一样,痒
痒的,真想伸手去摸几下,娇躯不禁在赵田怀里胡乱扭动起来。

  「我问这些妳不喜欢吗?别害臊了,妳看,妳骚得多像衹发情的小猫啊,告
诉我,妳现在是不是发骚了?」赵田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到她的屁股缝间,中指
绕著几根蓬鬆、湿润的阴毛乱转乱绕地玩弄,而食指伸得直直的,轻柔地划著弧
圈摩擦阴蒂。

  「啊……啊啊……讨厌,又摸人家那里,啊……啊啊……好舒服,啊……啊
啊……人,人家,人家发骚了,啊……啊啊……人家是发春的小猫咪,啊……啊
啊……」舒服得彷彿沁入到骨髓里的快感使冯蕊不禁哼出一串串淫声浪语,腰肢
扭动得也更加欢了。

  渐渐的,她恢復了些许力气,也许是快感的强烈刺激使她的身体潜能得到释
放,衝破了因春药而使身体虚弱的桎梏,气力又重新回到身体中去,但这些冯蕊
都是茫然不觉,她衹是下意识地用力地圈紧赵田的脖子,身体尽情地在赵田怀里
又扭又转以求得到更大更多的快乐。

  冯蕊是茫然不觉,但赵田早就感觉到了,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心
中不由又是吃惊又是奇怪,然而当他看到恢復体力的冯蕊比方才更为痴狂的表现
时,心中随即又是一阵大喜——这样一来,很多花样就可以做了,这可要比软塌
塌的玩起来要爽得多了。

  于是他抱起冯蕊,将她的双腿大大分开,呈就M型、像青蛙那样倚坐在沙发
上。姿势摆好后,赵田便单膝跪在地上,脑袋钻到冯蕊的大腿中间,对著她微微
隆起的蜜穴上那道酷似水蜜桃的细缝轻轻吹气。一边吹,他还一边问道:「怎么
样,我的小猫咪,这里是什么感觉?」

  一阵凉颼颼的感觉在下身中奔走,冯蕊衹觉得心房好像是被针刺一样,激爽
刺激的感觉猛地从头顶直通脚底,脚尖不由一阵发麻,身体也一个劲地颤栗、发
抖。可瞬间,下身处冰凉的感觉突然消失了,随之升起一股彷彿是置身于熊熊烈
火中的炙烤感。

  「啊……不要,不要吹,好热,好痛,啊……」热、痛,这些词匯根本就无
法準确形容她此时下身的感受,热得难受、痛得灼人,可这种种感觉偏又刺激得
她心扉乱颤,一股奇痒也凑趣般地涌上下身,使她好想伸出手来来重重摩擦几下
自己那里。可在两个男人眼前,这样羞耻的动作冯蕊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
羞惭无奈间,她难耐地扭动腰臀,嘴里不住发出粗重的喘息。

  「想摸自己这里了吧,哈哈……冯小姐,妳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骚包,来,
在这里自慰给我看,让我看看妳的骚样儿!」

  赵田灵机一动,心中起了要她当著自己的面自慰的唸头,他几乎可以肯定,
当冯蕊在自己的诱惑下而自慰达到高潮时,在清醒之后她忆起所发生的这些。肯
定会產生强烈得无以伦比的屈辱、羞耻感,產生对自己羞于面对、无力抗争的心
理障碍,如果能达成这些效果,以后控制她就相对容易多了。

  「嗯啊……不要……」脑袋虽然轻轻地摇著,但冯蕊知道自己的拒绝有多么
无力,强烈的快感和赵田粗鄙言语的撩拨使她越来越兴奋,心中不由暗忖,如果
他们俩肯转过身去,自己真想好好摸摸那里,可他们都瞪大了眼睛看著,太丢人
了,这让人怎么好意思啊。

  「什么不要啊,我知道妳特别想摸,别害臊,就当成是在医院做妇科检查,
大夫叫妳脱裤子妳不也得脱,叫妳分开大腿妳不也得分开大腿!再说,妳最隐秘
的地方都让我的鸡巴插进去过,妳身体哪里我不知道啊,跟我就别害臊了,来,
自慰很舒服的,妳试过就知道了。要不,妳就摸几下,感觉不舒服就停下来。」
赵田柔声劝慰著,手掌不住轻轻摩挲她的头发以示鼓励。

  失去判断力的冯蕊被赵田的花言巧语打动了,她迷迷糊糊地想著,摸一下,
就摸一下,等到不那么痒就停下来……纤细修长的手指不由慢慢移到奇痒难耐而
又火烫难忍的蜜穴上。可刚摸了一下,阵阵麻痺就猛烈地从下身中窜出来,好像
是被电击一样,身体剧烈震颤了几下,后背向前弓著,宛如龙虾的形状。

  太刺激了,怎么衹是用手指摸摸就会有这么剧烈的反应,「嗯啊!啊……啊
啊……啊啊啊……哦……」不可抑制的,冯蕊的小嘴不转啟哼出一声声绵长婉
转的呻吟,条件反射般的,小手连忙回缩。而就在这时,下身上那难忍的痛热混
合感觉渐渐变成一股柔和舒美的刺激,可好景不长,随著小手的离开,那种极为
难受的热痛感又回到身体里,而且比方才更加迅猛、更加难以忍受。

  方纔那种强烈的麻痺感令她心有餘悸,可现在的热痛又令她无法忍受,于是
冯蕊怀著饮鳩止渴的心态,手指战战兢兢地放回到下身上。这次好多了,没有那
无比刺激的麻痺感,衹有舒畅愜意的爽美感觉。

  这就是自慰吗!除了刚开始的一下特别刺激外,他没有骗我,自慰真的很舒
服,[全本完结]了,我停不下来了,好想再往里摸摸,可是他把我摆成这么丢脸的姿势,
他还和那个人一起一个劲地盯著我下面看,好丢人啊,心里好羞耻啊,这让人家
怎么好意思继续啊,可是人家又好喜欢现在这么舒服的感觉,而且就算停下来,
那种又热又痛的感觉又会回来的,人家好不想要。

  冯蕊的这些心理活动通过她脸上復杂多变的表情、眼瞳中闪烁不停、娇羞柔
媚的目光、小嘴里不断发出粗重而不规则的喘息声,以及小手时停时不停的动作
表现得一览无遗。

  赵田见状,心中大是得意,不由邪笑道:「我没说错吧,冯小姐,看妳的骚
样儿,是不是很舒服,是不是很想继续,但是又觉得很不好意思!嘿嘿,来吧,
放鬆自己,这不是妳第一次自慰吗!多宝贵的第一次啊,来,好好做给我看!」

  说[全本完结]后他随即牵条椅子坐在冯蕊的正对面,饱含兽慾的眼睛泛著浑浊浊的昏
光,不停地在她全身,尤其是蜜穴和脸上逡巡、聚焦。而酒保则干脆坐在地上,
歪著脑袋、近距离地由下至上俯视春潮汹涌被小手遮掩得忽隐忽现的粉嫩肉缝。

  惨了,我被他看穿了,嗯啊,羞死了……冯蕊觉得自己在赵田面前好像根本
就没有秘密可言,心事被他说得分毫不差,芳心中随之腾起浓鬱的羞惭窘迫。可
这些情愫不仅没有削弱她的感官感受,反而像催化剂一样成倍将快感向上飆升。
身体变得更加敏感、燥热,而蜜穴深处渐渐浮起了方才被吹气后那种奇痒、热痛
的感觉,强烈的衝动勾引著她不由想分开阴唇将手指插进深处好好抚弄几下。

  朦朦朧朧中,冯蕊顺应著本能的意愿将手指滑进了自己的蜜穴,先是幅度很
小地摩挲几下,顿时难受的感觉转换成无尽的舒服、无尽的快乐,于是手指动作
的幅度开始变大、频率也开始加快,就像是活塞一样反反覆覆地在蜜穴上来回摩
擦。

  随著自慰的进行,冯蕊越来越兴奋同时精神也越来越恍惚,脑际宛如放焰火
正到酣时的状况,看不清焰火具体是什么形状衹听到不住爆响的声音和眼中满是
五彩绚丽的烟花光线,她的意识渐渐变得薄弱,脑中不再有思维,衹剩下对情慾
的追求。

  「啊啊……啊啊……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啊……啊啊……简直太美了……
啊啊……啊啊……人家要美上天了……」晶莹玉白的双腿大大分开著,纤细轻巧
的足踝不住乱蹬著沙发,蛮蛮柳腰胡扭乱转,丰满的酥胸乱颤乱抖,拚命追求快
感天堂的冯蕊一个劲地动著手指,[全本完结]全不顾忌旁边两个裤襠顶得高高的男人下流
猥秽的视线,一门心思衹想达到她人生中第一个自慰高潮。